资讯电话
400-0825198
成功案例
位置:首页 > 康复案例 > 成功案例
中药主导 八位一体 轻松戒毒 愉快康复
点击数:122     添加时间:2018-08-24      分享给好友:

遂宁君珉医院,是市禁毒办、市卫计委批准的自愿戒毒定点医院。该院组织名老中医历时三年研制的戒毒中药配方,已获得国家专利初审通过(专利号201710250457.1)。中药主导,“八位一体”,轻松脱瘾、愉快康复,包括生理脱毒、物理治疗、心理疏导、法纪教育、康复训练、行为矫正、人文关怀和营养保障,90天保证戒除海洛因、冰毒造成的身瘾心瘾,成功率90%以上。目前己收治160余人,其中完成90天戒毒的80余人,出院时各项生化指标正常、心理和身体素质明显增强、生活规律正常、对毒品危害认识明确、经模拟毒品检验有抵制毒品的自觉性、体重普遍增加5—10公斤。经对本人、亲属回访和咨询当地派出所证实,无一人复吸。效果显着,令人震惊。目前,世界上尚无相同或相关效果的实例报道。

我们列举的60例成功戒毒案例,只是90%成功率的一个缩影,90天脱毒脱瘾,确保不复吸,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得到国家司法部门、省市禁毒部门和社会的广泛认可。下面分别介绍成功戒毒康复的案例60例:

1、 张某,女,38岁,离异,乐山市人,初中文化,有一个9岁的儿子,由张某的父母抚养。父亲务农,母亲中风导致轻度偏瘫,弟弟在监狱服刑,妹妹已出嫁。家里有较多田地,经济情况较差。张某第一次接触毒品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初中开始频繁吸毒,等父母发现她吸毒时已经是18岁了。在父亲的逼迫下,张某开始了她的戒毒之路,曾先后在私人的戒毒场所戒毒、在家戒毒、劳改所强戒所戒毒,但都是维持一段时间就复吸了。在戒毒历程中,张某曾维持操守七年之久,但由于其经常出入娱乐场所,在朋友的教唆下,她再一次陷入毒品的陷阱。再次染上毒瘾后,张某就变得越来越严重了,每次从强戒所出来后,其维持操守都不超过三个月又复吸了。因为频繁的戒毒失败,张某曾两次服毒自杀,但都被抢救回来。2016年7月3日来我中心,经过中西医结合等“八位一体”的综合治疗,出院时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跟随父亲到贵州打工,春节回到乐山后还专程到医院感谢。经回访一直未复吸。

2、 邓某,男,27岁,大英县人,小孩3岁。由于对毒品的无知,道听途说毒品能让人舒经活络,便萌生了试一试、只吸一次的念头。岂料,再也不能自拔。被妻子知道后,坚决让他戒毒,否则离婚。于2016年8月16入我中心接受治疗,初入院时,精神状态差,脾气暴躁,时常自言自语。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他与妻子到新疆开办了一家川菜馆,夫妻生活幸福,至今无复吸。

3、 周某,男,22岁,射洪县人。无意间碰到原来的一个邻居,那个邻居其实是个毒贩。李某被毒贩拖着进了饭馆,两扎啤酒下肚,二人无话不谈。毒贩给了李某一支装有毒品的香烟,李某吸完后感到有些不舒服。毒贩于是告诉李某这是专门为男性制造的香烟,有强身壮阳的功效。两人第二次见面时李某又抽了一支“壮阳烟”,感觉不错。这样,毒贩在两个星期里不断免费提供“壮阳烟”给李某,直到李某成瘾,而后自己掏腰包买“壮阳烟”。李某从此成为这个毒贩的固定“客户”。父母知道后,捆着送入我中心治疗,初入院时,脾气暴躁,性格古怪,性幻想和幻觉突出,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重新适应社会生活,到成都打工,至今无复吸。

4、 胡某,男,26岁,成都市金堂县人,歌厅服务生,经常看到一些年轻人在疯狂的音乐节奏中摇头不止,他知道那些年轻人服用了最“流行”的摇头丸。张某认为服用摇头丸是新生活方式,是时尚的表现。于是,23岁开始服用摇头丸,后来发展到吸食冰毒。于2017年9月送入我中心治疗,初入院时,流眼泪鼻涕,手发抖,心神不定,行为怪异。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身体完全康复,体重增加5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重新适应社会生活,再没到歌厅了,至今无复吸。

5、 刘某,男,26岁,遂宁市人,开了一家小型俱乐部,时常看到进出俱乐部的一些老板吸毒,这些人挎着美女,开着名车,十分潇洒。刘某认为这就是高档生活、高档消费的标志,于是他也开始吸毒。最后,他不仅盗卖了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房产、汽车,没钱吸毒了还贩卖毒品,被判刑两年。出来后,拒不悔改,仍然和不三不四的人一起吸毒。被派出所强行送入我中心治疗,初入院时,脾气大,情绪激动,流眼泪鼻涕。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后,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离开遂宁到新疆打工,至今无复吸。

6、 唐某,女,21岁,大英县人,父母离异,12岁时就跟母亲学会了吸毒,14岁时就不得不出卖肉体以赚取母女二人吸毒所需的费用。后母女二人都进了强戒所。在强戒所里,女儿开始醒悟,母亲却利用强制戒毒期满的机会,骗取了女儿仅有的1000元钱外出,从此杳无音信。唐某出强戒所后,仍然毒瘾缠身,但由于没有钱而在一次毒瘾发作时冲向一辆正在行驶的出租车以求自杀。虽自杀未成,但是她的脸上却留下了永久的疤痕。知道这些后,父亲觉得女儿实在可恨又可怜,于2016年12月送入我中心治疗,初入院时,身体瘦弱,情绪波动大,仍有自杀倾向。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后,身体完全康复,体重增加8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跟随父亲到广州打工,至今无复吸。

7、 黄某,男,16岁,大英县人,黄某从小到大,学习一帆风顺,在班上一直是第一名。然而,班上转来的新同学成绩更好,直接“威胁”了他第一名的地位。黄某开始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期末考试最后一门还没考完,新同学领先5分,于是黄某的自尊心受挫,面子上挂不住了。在考最后一门功课时,黄某孤注一掷,采取作弊的形式,结果,不仅作弊败露,而且名誉扫地,处分、检讨接踵而来,一直过于顺利的黄某被悔恨压得喘不过气来,他无法承受和面对这一切,于是沉溺在毒品的梦幻中,使这个伤心故事又演绎了一幕悲惨结局。父母知道儿子吸毒后送入我中心接受治疗,初入院时,盗汗、瞳孔放大、食欲丧失,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重新回到学校,学习认真,至今无复吸。

8、 刘某,男,26岁,成都人,公务员,因领导无意间一句话,说毒品沾不得,一旦吸食无法戒断,刘某有些不相信,还听说会产生快感,于是尝试吸起毒来。可是,当他真的吸过一段时间后,慢慢产生了毒瘾,再也无法自拔。他也试着自我戒断,但几次自行戒断都没有成功。后听朋友说遂宁有家自愿戒毒医院,于是入我中心治疗。他治疗时感慨地说:“盲目地逞能、耍英雄太没必要了。不然,我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现已重回单位正常工作,至今无复吸。

9、 陈某,男,19岁,成都金堂县人,因父母离异,15岁便辍学在家,因为精神空虚,陈某渐渐与姨妈家的邻居念某熟悉起来。念某有钱,出手也大方,时不时带他出去潇洒,陈某甚至有些崇拜这位“大哥”。2016年4月的一天,在念某的引诱下,陈某开始吸食冰毒,并很快染上了毒瘾。因为没有经济来源,陈某心甘情愿成了念某的“小弟”,多次接受念某的指令,携带“k粉”、摇头丸等毒品送货,赚取一些零花钱,不久就被派出所抓。后经派出所介绍到我中心接受治疗,初入院时,性格孤僻,不爱说话,情绪低落,生活规律混乱,行为怪异。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后,身体完全康复,体重增加8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现在深圳打工,至今无复吸。

10、 张某,女,19岁,乐山市人,父母离异。初中毕业后,她即跟着在歌舞厅认识的朋友们离开了家。有一天她见几个朋友躲在一个隐蔽角落里抽烟,仔细一看,发现他们的抽法很奇特,于是她凑了上去,学着他们的样子狠命抽吸了一口,她称,那一刻她感觉到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解脱”。上瘾后,因无经济来源,她便再也离不开那些娱乐场里的“朋友们”了,因为只有和他们在一起,她才能获得毒品来应付她日益强烈的毒瘾。后被父亲知道后,于2017年4月强行送至我中心治疗,初入院时,精神恍惚,头昏头痛,行为怪癖,生活规律混乱。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后,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随父亲一起在重庆打工,至今无复吸。

11、 陈某,男,23岁,成都金堂县人,是独子,听别人说吸食冰毒不会上瘾,还能减肥。他于是就‘溜’了几次试试。”“溜冰”是许多年轻人对吸食冰毒的通俗叫法。陈某2015年以来,他先后多次购买冰毒吸食。第一次吸食时,陈某还忐忑不安。后来就自然而然了,只是想怎么从父母那里骗钱。父母知道后,强行送入我中心治疗。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离开金堂到浙江打工,至今无复吸。

12、 李某,男,39岁,遂宁人。2010年,李某因为好奇,与朋友在宾馆里尝试吸食海洛因。初次吸食,李某感觉并不好,但过后又十分想念那种“虚无飘渺”的感觉,也就是这种“想念”让他走上吸毒的不归之路。李某吸毒成瘾后,整天与毒友混在一块,经常夜不归宿,还迷恋上了赌博,欠下巨额赌债。妻子对李某绝望之至,带着孩子住到了娘家,从此对他不闻不问。“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6年李某因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2年。在强戒所,李某如梦初醒,他反省自己,立志戒毒。因强戒期间李某表现优异,2017年转至我中心自愿戒毒,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为了脱离原来的圈子,他换了电话号码,和妻子一起离乡南下打工。虽然只是做保安,但是夫妻俩一起生活,有了共同的目标,即便日子清苦,但是也觉得甜蜜。说到以后的目标,他只是简单地说,希望多赚钱,过好自己的生活,好好对待家人,再别无他求,至今无复吸。

13、 蒋某,男,48岁,中江人,公务员,因身边发小吸食毒品,为寻找安全的吸毒场所,经常到蒋某住所吸食毒品,蒋某当时觉得好奇,就试着尝试一下,这一尝试就是10余年,也因为吸毒被单位开除,自己也曾尝试在家戒毒,但是效果不佳,几次戒毒、几次复吸。于2018年2月自愿到我院接受治疗,初入院时,腹痛、肌肉酸痛、全身骨头感觉是在被蚂蚁啃噬一样。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在成都打工,至今无复吸。

14、 陈某,女,24岁,大英县人,“从2013年开始吸食冰毒,那时候身边全是冰友,虽说不是一天不吸不行的地步,但是也差不多每天都吸,回想那段日子自己真的傻!中间还出过一次事,被警察抓到了,被关了15天,还罚了款,自此安静了一段时间,但后来继续疯狂,继续吸食”!父母知道她又吸毒后,于2016年9月送入我中心治疗,初入院时,幻听、幻视,失眠焦虑,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后,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体重增加了6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在成都打工,至今无复吸。

15、 邱某,男,27岁,成都龙泉驿人,离异,儿子5岁,跟随母亲。吸食K粉3年多。入院前,每月吸食20余次,每次剂量约1g。自述性格改变,易冲动、发脾气,甚至摔东西打人,生活没有目标,没积极性,懒散、不愿与人交往,性格孤僻。经朋友介绍,邱某主动于2018年1月入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体重还增加8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在成都打工,夫妻准备复婚,至今无复吸。

16、 张某,男,55岁,遂宁人,服装批发商,生意曾覆盖成都、重庆,效益不错。1990年第一次吸食海洛因,期间停过,1997年,由于在事业上遇到了点波折,心情不好,就开始大剂量吸食,致生意惨淡。后来只有靠贩毒而吸毒。因贩毒2次被判刑,2015年又因吸毒进了强戒所。强戒所出来后,无所事事,心情郁闷,结果又吸上了。后来想到老人已年过八十,还是不吸了,主动戒掉的好。就主动到我中心治疗,经过3个月治疗,身体完全康复,脱瘾成功,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正计划重开公司,干起老本行,至今无复吸。

17、 熊某,女,23岁,成都人,17岁时就辍学了,父母在外地打工,家里人也不管她。就在她心灰意冷时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她的一位“姐姐”,姐姐对她很好,带她吃饭、给她买衣服,有时还给她钱。后来才知道她的这位姐姐是某KTV的“公主”。熊某不仅没就此与这位姐姐断绝往来,也去KTV当起了公主,还吸上了毒品。后被派出所发现,送至我中心接受自愿戒毒治疗。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现在一家服装店帮忙卖衣服,至今无复吸。

18、 王某,女,26岁,大英县人,父母都曾有体面的工作,家庭条件不错。李某中学毕业后,父母把她送到广西南宁市的一所艺术学校读书。学成归来,她成了县文化馆的一名工作人员,可好景不长,在县文化馆呆了两年多,她就经不住毒品的诱惑,于2013年成了一名瘾君子,开始吸食海洛因,缉毒干警发现后把她送到了市强制戒毒所戒毒。2015年,她走出了强戒所。她本想远离毒品,也的确在之后的1年未沾毒品,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可到了2016年的上半年,当她知道新型毒品冰毒后,又经不住昔日毒友的拉拢诱惑,加上好奇和空虚,她再次跌进了吸食冰毒的深渊。经父母商量,还是送我中心自愿戒毒吧。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现开办一家美容店,至今无复吸。

19、 何某,男,27岁,遂宁人,离异,小孩2岁。他22岁开始做些海鲜生意,因为经营得法,他的生意越来越红火,门面不断扩大,腰包也变鼓了。24岁时,还赢得了暗恋已久的女友的芳心,二人终成伉俪。然而,随着何某生意越做越大,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开始学会说谎,有时还鬼鬼祟祟,而且变得烦躁、心神不宁、呵欠连天,像变了个人。终于有一天,妻子惊奇地发现丈夫在偷偷吸毒!妻子的劝说不仅没能把他从泥潭里拉回,反而引发了更多的家庭战争,以至于何某居然向妻子动手,有一次还把她妻子打得头破血流,连2岁的女儿他也不闻不问。妻子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生活了,带着女儿永远离开了这个家。父亲看到儿子这个样子,捆着把他送到了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3个月的治疗,身体完全康复,体重增加了7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经回访,何某从头开始,重新做起海产品生意,至今无复吸。

20、 蒋某,男,38岁,遂宁人,离异,小孩13岁。2015年1月因交友不慎成为一名涉毒人员。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他现在后悔万分。那天,他与朋友一起小聚,边聊天边喝酒,当时他喝的有些多,感觉晕晕呼呼的,有人提出“溜冰”,觉得好玩就尝试了一下。这一尝试,让他3年来每天倍受煎熬,完全靠吸食冰毒打发时间。2018年2月蒋某主动到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体重还增加了7公斤。出院后,经回访,现在广州帮姑父打点工厂,至今无复吸。

21、 胡某,女,26岁,离异,自贡人,小孩4岁。交友不慎而染上毒品。吸食海洛因5年之久,由其哥哥送来,送来时身体瘦弱,抑郁焦虑,情绪低落,担心戒不掉。住院期间,其前夫来院看过两次。我们从中做思想工作,劝其待胡某戒毒成功后复婚。其前夫答应只要戒掉了就可以复婚。经过3个月治疗,身体毒品检测为阴性,体重增加6公斤,彻底戒掉毒瘾。经回访,夫妻已复婚,感情和睦,至今无复吸。

22、 黄某,男,40岁,成都人,已婚。“希望有一天,爸爸可以陪我们一起喝茶。”这是其儿子、女儿小明和小芳一直以来潜藏在心底的期盼。当这一天到来时,是2017年8月的一天,黄某下决心到我中心接受自愿戒毒的前几天。黄某已有20多年的吸毒史,多次进出强戒所、劳教所。2017年8月16日,黄某带着妻子和子女的期盼,来到了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体重增加了10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黄某告诉妻子,自己身体状况明显好转,想找一份工作赚钱,不再增加家人的负担。在家人的支持下,黄某在亲戚家的养猪场工作,月收入4000元。更重要的是,黄某的家庭关系也有了很大改善,黄某抽空就会和家人一起出去喝茶,这让小明和小芳十分开心。经回访,黄某至今无复吸。

23、 朱某,女,49岁,自贡人。仅有小学文化的朱某,16岁就跟着母亲收菜卖菜,学习如何做些小本生意,日子过得简单而单纯。18岁后她离开了家,开始自己一个人在外打拼,直到有一天,朋友跟朱某分享了一个“吃了就什么都会有的”的“好东西”后,她沉迷了,即使知道那是毒品,但毒瘾驱使她深陷其中,那一年,朱某20岁。虽然曾经为了爱情,努力让自己摆脱毒瘾,但最终在婚姻破裂后,再次回到原点,直到被强制隔离解毒。如花似水的20岁,温润如玉的30岁,朱某人生中最美的时光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海洛因湮灭在岁月的长河里。朱某回想曾经沉迷毒品的日子,后悔二字永远无法弥补过往的遗憾和伤痛。在2017年9月,朱某在父母的劝说下来到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到北京帮亲戚打理店铺,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24、 陈某,女,26岁,重庆人。“我爸去世的时候,我还在女子戒毒所,家里人都瞒着我,直到后来我打电话回家才知道,我竟然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父亲,就是她心底永远的痛,也是她永远无法弥补的愧疚。父亲因脑癌去世,作为最后知道的一个亲人,她的伤痛深入骨髓,因为在戒毒所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陈某愧疚不已,可再多的眼泪也无法挽回逝去的亲情,唯有铭记。2017年3月,陈某在大嫂的陪伴下来到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在大嫂的鼓励下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并在2018年4月开了一家小吃店。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25、 汪某,男,27岁,贵州人。家境较好,曾经当过兵,退伍之后结识了一群社会混混,很快他就沾染上了冰毒,并且开始贩毒。汪某因涉毒贩毒被拘,出来后不想认真工作而重蹈覆辙。2018年4月在汪某毒瘾发作时,其父亲将其绑到我中心接受治疗,汪某刚到我中心时,脾气暴躁、全身乏力、失眠,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在一家超市做库管方面的工作,戒毒之后,汪某的变化很大,并得到家人和单位领导和同事的认可。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26、 彭某,男、49岁,湖北武汉人,已婚。曾做过私营企业老板、酒店副总,干过贸易、出租、建筑工程等行当。彭某2006年开始吸食冰毒,2016年12月在我中心成功戒毒。10年的吸毒、戒毒,使彭某对冰毒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谈起这段经历,彭某仿佛进入了一场噩梦:第一次接触冰毒是2006年,当时公司派彭某到深圳出差,有一天,得了感冒,住在同房的一位朋友告诉彭某不用吃药,吸食冰毒可以缓解。当时他对毒品的认识肤浅,对冰毒没有戒备心理,加上好奇,不清楚这个东西戒不掉,便吸了一次,感觉很舒服,感冒也好了。后来,随着次数的增多,开始上瘾,以致后来大量依靠于冰毒。妻子实在不忍看着彭某这样堕落下去,便告诉彭某,戒毒跟离婚选一个。2016年9月,彭某在妻子的陪伴下来到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27、 郭某,男,32岁,遂宁人,离异。在201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沾上了冰毒,没有经济来源的他走上了以贩养吸的道路。同年被抓,2015年释放回家后不久又开始复吸,没钱就偷父母的。2016年8月,郭某来到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郭某感叹到,吸毒最大的危害就是能迅速消磨一个人的意志,摧毁一个人强壮健康的体魄,是一种慢性自杀和死亡。现在我对未来充满信心,真是毒海无涯,回头是岸!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28、 陈某,男,49岁,离异,遂宁蓬溪人。1990年时,开始从事个体服装生意,家庭进入了先富起来的行列。但不幸的是1997年无意间沾上了海洛因,之后生活便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与妻子离了婚,当时近10万元的家产也被一吸而空。没有了经济就开始贩毒养吸,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出狱后年迈的父母哭着求陈某再不能接触毒品,一定要戒掉毒瘾,这时,陈某才意识到自己吸食毒品的罪过。2017年9月,陈某终于鼓足勇气来到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在成都打工。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29、 张某,男,29岁,遂宁人,未婚。他曾经是一名上进的青年,工作上常受到领导表扬,还屡屡被评为单位先进。2010年,因交友不慎染上毒品并成瘾,家中积蓄二十多万元很快化作缕缕白烟。直到2016年11月的一天,警察破门而入将张某和正在吸毒的粉友抓获,这样他才有了回头的机会。警察将他送到我中心自愿戒毒。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在成都打工。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30、 任某,男,30岁,自贡人,未婚。2011年任某由广州医学院毕业,专业护士(营养调配师),曾在公立医院工作2年。2013年因其父患肝癌,为了更好的照顾父亲,任某辞去了公立医院的工作回到家乡照顾父亲,可惜3个月后父亲仍然去世,这给任某的心理造成了不可避免的影响,在外出和朋友玩耍时,染上了毒品并成瘾。当初为了给父亲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任某就开始坑骗亲戚,到处借钱只为吸食一口冰毒。自从吸毒后,任某性情大变,母亲与他交谈多次无果,后找到我们中心,我中心派出心理辅导老师,对任某进行心理辅导,2018年4月,任某到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现回到自贡帮助母亲打理饭店。经回访,至今未复吸。

31、 雷某,女,38岁,未婚,乐山市人,高中毕业后一直无业。雷某因交男友不慎染上毒瘾。主要吸食冰毒,入院时经常打哈欠、沉默少语、情绪低落,知道是吸毒所害,于是开始了漫长、艰难的多次戒毒。开始是在室内自我戒毒,但没有效果;后到贵州一家药物戒毒所和华西医院进行药物戒毒,虽然身体脱毒了,但仍有心瘾,一回到乐山又复吸了。2016年7月3日来我中心,经过中西医结合等“八位一体”的综合治疗,出院时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跟随父亲到贵州打工,春节回乐山还专门来感谢我们。经回访,一直未复吸。

32、 何某,男,29岁,船山区人。家庭富裕,曾当兵2年。复员后,其父亲将成都一家房产公司交给他打理。由于家庭条件好,喜好赌博。吸食冰毒4年多,致使公司完全衰败,整天不归家,脾气古怪,个人生活混乱。与父亲常吵闹、无亲情,夫妻感情不合。2017年6月18日,由公安特警强制送到我中心,送来时毒瘾强烈,与父母亲大吵大闹,与妻子吵闹。经过3个月治疗,父亲及家人看到何某康复后非常高兴,并说“你们还了我一个有亲情的新的儿子”。经检查身体指标完全正常而出院。经电话回访和亲属证实一直未复吸。父母多次来中心感谢。

33、 唐某,女,24岁,公务员,绵阳市盐亭县人,老公修电视,由于离婚后心情不好,接触了一名无正当职业的人员而吸食海洛因。2017年12月9日由派出所强行送至我中心戒毒。入院时,成天卧床不起、个人生活懒散、思维改变、意志能力减退,对生活失去信心。经过3个半月治疗,效果良好,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到单位正常上班。经我们了解当地派出所,至今无复吸。

34、 胡某,男,41岁,已婚,公务员、律师,金堂县人。由于其司机吸毒而染上毒瘾。毒瘾发时,心慌、坐立不安、乱发脾气。整天不归家,父母及亲人多次劝其戒毒无果,妻子被迫与其离婚。2016年8月6日,当地公安局将胡某强行抓入派出所进行强戒,没有效果,后经父母多方求人保出,然后直接送入我中心戒毒。经过3个月治疗,尿液毒品检测结果为阴性后出院。出院后胡某于去年10月在我市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并与妻子复了婚,与父母也很和睦。本人及父母多次来院感谢,据了解,至今未复吸。

35、 刘某,男,29岁,成都市新都区人,已婚,小孩5岁。因经常同朋友一起玩耍吸毒而染上毒瘾。成都市公安局抓去强戒两年,出来后继续复吸。其父亲已过世,仅靠母亲的退休工资维护家庭生活,还要拿钱去吸毒,经济条件很差。吸毒致使刘某情绪、性格明显改变,夫妻多次吵架、打架,妻子被迫提出离婚。2016年12月9日,经人介绍来我中心。其间,妻子来看他,他竟与妻子在病间打了起来。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和做思想工作,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夫妻也和好了。出院后,夫妻两人带着孩子去兰州旅游了一月,回到成都后做生意,现在家庭和睦,至今未复吸。

36、 周某,男,24岁,射洪县人。当过兵,退伍待业期间与朋友一起玩耍时无意中吸上了冰毒,吸食1年半。入院前,不听话,谎话连篇,整天不回家,精神不振,夜眠差,对父母乱发脾气。2016年7月7日,父母亲自将周某送入我中心,经过3个月生理脱毒、心理脱瘾治疗,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出院后与自贡的未婚妻结了婚。后在射洪开了家火锅店。对我中心给周某的戒毒治疗,周某多次电话感谢,父母还亲自来中心感谢。经回访,至今未复吸。

37、 李某,男,43岁,成都市青白江人,汽车修理工。因在工作中与同事抽烟而染上冰毒,吸食15年。自己的工资用完就向父母强行要钱,思维改变,情绪差,昼夜不眠,经常骂人、毁物。于2016年10月28日经李某哥哥强行送入我中心,经过我中心“八位一体”的脱毒治疗后,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到重庆找了一份工作,至今未复吸,其父母和全家对我们的治疗非常满意,并送来锦旗致谢。

38、 伍某,男,28岁,安居区人,在网吧染上了吸食海洛因,曾被当地公安强行抓入强戒所戒毒两年,出来后不久又开始复吸。因伍某家庭贫困,全家人只有依靠父亲一人一千多元退休金来养家糊口。母亲因儿实在难以戒掉毒瘾,就跟踪他,不想让他去购买毒品,结果被毒品贩子捅了伍某母亲3刀,伤势很重,伍某母亲不幸逝世。2016年9月1日,伍某父亲强行将其送入我中心。入院前,脾气性格古怪,昼夜不眠,人格障碍,蓬头散发。一个月后戒断症状完全消失,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伍某父亲来院看后非常满意,并要求我们继续延长治疗时间。我们给予伍某心理治疗、心理辅导、政治思想教育,从而使他戒毒有了信心,也树立了永远不再吸毒的决心。三个月出院后,当天晚上在遂宁乘火车到广州打工。至今未复吸。

39、 王某,男,32岁,公务员,重庆市潼南人,家庭富裕,吸食冰毒4年多,多次自行戒毒无果。入院前沉默少语、情绪狂躁、生活懒散、行为意志减退。与父母失去亲情,昼夜不眠。与父亲经常吵架,因吸毒婚姻失败3次。2017年5月20日,由公安局强行送至我中心,戒毒3个月后,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自己主动延长治疗2个月出院。成功戒毒后父亲非常满意,经回访其父亲,反映一直未复吸。

40、 唐某,男,21岁,安居区人,父亲病故后母亲改嫁。由于继父娇生惯养,致使高中毕业后成天与不法人员混在一起而染上毒瘾,吸食冰毒5年多。入院前,沉默少语、性格孤僻,做事偷偷摸摸。不听家人的劝阻,整天流入社会阴暗角落。于2017年12月3日送至我中心,经过3个月治疗效果良好,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到广州打工,经常主动打电话给我们汇报情况,至今无复吸。

41、 曹某,男,35岁,资阳乐至县人,公务员。两口子原本是教师,在乡镇上教书,后来曹某调进乐至县城后,与社会青年混在一起染上吸食冰毒而成瘾,之后情绪大变、思维障碍、性格改变,我行我素,整天不归家。致使夫妻感情不合,被迫离婚。后经我中心3个月治疗,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工作认真,夫妻关系也和好了。经回访,至今未复吸。

42、 罗某,29岁,男,大英县人,夫妻离异,小孩3岁。其断断续续、反复吸毒,自己开饭店,把开饭店挣来钱吸毒还不够,还向父母要钱。他动则打人、骂人、脾气古怪,经常与不法分子混迹一起打群架。2018年2月25日送至我中心戒毒,我们以“八位一体”复合式治疗,治疗3个月后,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各项生化指标完全正常而出院。出院后到重庆打工,经回访无复吸。

43、 蒋某,男,14岁,船山区人。因读书成绩差,于12岁停学后流入社会,开始耍女朋友而染上吸食冰毒。吸毒后整天同社会青年鬼混不归,父母在外打工,其爷爷无法管理,爷爷如不给他钱就打骂。2017年5月12日,亲友强行送入我中心,经3个月戒毒后,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出院后到新疆做钢筋工至今。经多次回访和自己汇报,表现好,一直未复吸。这是未成年人吸毒后在我中心进行戒毒康复成功的首例。

44、 伍某,男,31岁,遂宁安居区人,离异,小孩5岁。因公司倒闭失去精神寄托而吸食冰毒4年多,在家里经常打骂妻子而离异。2017年8月10日送来时有幻视、幻听等,不听从医护人员安排。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能充分认识到吸毒的危害,想与妻子复婚,我中心派出专门人员与其妻联系,并做好思想工作。经回访,夫妻俩已复婚,无复吸。

45、 刘某,男,23岁,遂宁市人。因父母娇生惯养而染上毒品,吸食冰毒4年多,脾气古怪、暴烈,经常不回家,与父母关系淡漠,凡是母亲说的话都不听,常与母亲吵闹,开始坚决不来戒毒。经医院工作人员到家里耐心做工作答应只戒一周。后经我们做思想工作和心理疏导,完成3个月治疗,治疗效果非常好,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脾气也变好了。刘某出院时,他母亲说“还了他一个健康正常的儿子”。出院后由父亲带着到天津住了6个月,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46、 黄某,男,29岁,成都锦江区人。独子,当过2年兵。复员后因无所事事而与社会青年混迹在一起,加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娇生惯养,要钱给钱,要物给物,不慎吸毒,染上毒瘾。吸食冰毒达5年多。经过3个月治疗,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出院后到外地打工,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47、 曹某,男,42岁,资阳市乐至人,离异,小孩17岁。曾在乐至开了一家房产中介公司。靠着前些年房地产市场景气挣了些钱,在与朋友接触中却无意染上毒品,吸食海洛因长达9年之久,入院时身体瘦弱,抑郁焦虑,情绪低落,流涕流泪。戒毒的愿望十分强烈,担心我们给他戒不掉。后来经过我们的思想工作和心理疏导,让他树立坚定的决定和信心。经过3个月治疗,病情明显好转,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他还主动要求多戒1个月。经回访,回去后与毒友断绝了往来,又把中介公司开起来了,至今无复吸。

48、 胡某,男,19岁,成都市金堂人。初中毕业后因成绩不好而辍学,加之父母娇生惯养而经常与社会青年混迹在一起染上毒品,吸食海洛因3年多,入院时情绪低落、抑郁失眠、难以与人相处,吃饭睡觉困难。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情绪稳定正常,失眠明显好转,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但为了戒得更为彻底一些,其父母要求再延长一个月而出院。出院后到江苏打工,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49、 张某,男,27岁,自贡市富顺人。爸爸妈妈外地打工,因好赌而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最终染上毒品。吸食冰毒达6年之久,脾气暴躁,由其哥哥捆绑而来,有暴力倾向和幻听、幻觉,多疑,对医护人员不相信。经过3个月治疗,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经回访,爸爸妈妈带至外地打工而无复吸。

50、 曾某,女,43岁,南充市南部县人,离异。因经常到歌厅唱歌而染上毒品,吸食冰毒断断续续10余年,开始曾叫丈夫在毒瘾发作时捆起来自我强戒,但戒一段时间又复吸了,后实在戒不掉也就离婚了。入院时脾气古怪,有幻视、幻听等幻觉感。经过3个月治疗,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经回访,无复吸。

51、 任某,男,54岁,南充市营山县人。早年因好赌而染上毒品,吸食海洛因多年,因无钱吸毒而走上贩毒之路,两次进监狱,共判刑7年,一次进强戒所。感到父母年事已高,主动来我院戒毒。来院时身体瘦弱,抑郁焦虑,情绪低落,失眠,经过3个月治疗,病情明显好转,体重增加9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经回访,他离开营山,到成都工地干活,至今无复吸。

52、 唐某,男,19岁,蓬溪人。父母外地打工,初中毕业后混迹社会,不慎染上毒品。吸食海洛因3年多,来院时身体极度瘦弱、情绪低落、不愿说话、性格怪异。经过3个月治疗,体重增加7公斤,情绪正常稳定,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出院后跟随父母外地打工,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53、 谢某,男,29岁,广安武胜县人,小孩4岁。因好赌成性而结交一些社会青年染上毒品,吸食冰毒4年多。脾气暴躁、多疑,对什么人都不相信、包括家人,常打骂妻子、偏执狂,有时出现幻视、幻听。由当地派出所捆绑而来。经过3个月的治疗,病情明显好转,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其妻子见效果如此之好要求多治一个月。经回访,现在夫妻感情和睦,无复吸。

54、 赵某,女,23岁,安居区人。自小受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娇生惯养,高中毕业后不愿工作,成天与社会青年混迹在一起而染上毒品。来院时已吸食海洛因4年多,身体消瘦、抑郁焦虑、情绪低落、沮丧自卑。经过3个月治疗,体重增加8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经回访,出院后,爸爸妈妈带他到成都打工,至今无复吸。

55、 付某,男,29岁,遂宁市人。父亲是公务员,母亲为领导干部。自身也在遂宁某机关上班。由于从小娇生惯养,经常与社会青年混迹在一起而染上毒品,吸食冰毒、麻古,把位于遂宁的一套住房和铺面都卖掉用于吸毒,脾气暴躁、古怪,常动手打人、摔东西。经过3个月治疗,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出院后,父母让其到山东修养3个月,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56、 王某,男,31岁,自贡人,离异,小孩5岁。父母是大学教授,他也是大学老师,因父母疏于管理,自身被朋友唆使贩毒而吸毒,吸食冰毒、K粉4年多,因为和朋友资金分脏不均而打架,父母知道后极为震惊,然后捆绑至我院戒毒。经过3个月治疗,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57、 张某,男,24岁,达州大竹人,离异,小孩2岁。家庭条件很差,父母都是靠踩三轮车为生,但因父母自小娇生惯养而染上毒品,吸食海洛因4年多。入院时身体瘦弱、情绪低落、抑郁焦虑、失去生活信心。经过3个月治疗,体重增加10公斤,情绪稳定正常,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而出院。出院那天,满头白发的老母亲在亲戚的搀扶下来接儿子回家,当张某挥手告别医生的一瞬间,猛然看到了年迈白发的母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呼唤着:娘,原谅儿子走错的路吧!然后泣不成声。经回访,至今无复吸。

58、 雷某,女,19岁,乐山人,一向活泼好学,还是高三年级的团干部。她知道自己的一位同学吸毒之后非常好奇,从打听同学吸食冰毒后的感受开始,逐渐产生了试一试的想法,最后,也尝试起吸毒。第一次吸毒后,感觉并不好,她在日记中详细记录了当时的感觉。但是,第二次、第三次之后,她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结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辍学出走,为筹集毒资进了歌舞厅。后来在父母的劝说下,于2017年4月入我中心接受治疗,初入院时,沉默寡言,情绪低落、性格怪异、行为变态,对生活失去信心。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重返校园,至今无复吸。

59、 陈某,男,27岁,大英县人,离异。因交友不慎染上毒品。开始吸毒时,陈某这样形容吸毒的感觉:“吸完后马上出现幻觉,有一种飘的感觉,好像想什么马上就会成为现实。幻觉过后,满脑子都是空虚,什么都不想干,只想马上吸第二口……”从2011年6月染上毒品后到2016年12月,陈某被毒品整整折磨了5年多,没钱买了就自我戒断,痛苦不堪,找到点钱就又复吸了,还和妻子离了婚。在这5年多的时间里,陈某不断地欺骗父母,欺骗朋友。他说:“为满足毒瘾,从前没干过的坏事全干了,从前骗人的话全说了。”2016年年底,陈某父母发现他身体渐渐消瘦后,强行拉他到医院做了尿检。“你在吸毒啊!”父母知道他吸毒后,差点晕倒过去。2017年3月,陈某想到了自杀。就在陈某准备放弃生命时,是家人重新树起了他对生活的信心。他父亲借钱把他送到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体重增加了8公斤,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工作认真,已复婚,至今无复吸。

60、李某,男,40岁,成都人,是一名小老板,由于经营失败,产生了悲观情绪,整日唉声叹气,心烦意乱。听说吸毒可以产生欣慰快感、忘却苦恼,他于是主动寻求毒品,终日沉浸在吸毒后的幻觉中。李某不仅自己吸,还让妻子吸,两个人一起吸毒麻痹自己,一起忘却经营上的种种烦扰。结果,家产荡尽,二人流落他乡。经人介绍,李某与妻子于2018年2月入我中心接受治疗,经过我中心3个月治疗,脱瘾成功,身体完全康复,尿液毒品检测为阴性。出院后,经回访,夫妻二人重新适应社会生活,回到成都开办一个小型工厂,工厂效益不错,至今无复吸。